上海盛丰玻璃膜服务有限公司
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刘先生先生 网站:http://www.lantaihm.com 邮编: 地址:中国上海 上海市松江区 松江进出口加工区南乐路168号 电话:86-021-57709846 传真: ....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广东海警一级警士长王国平:驰骋海疆26年的海上

2019/06/27

驰骋海疆26年的海上战狼记“全国自强模范”广东海警一级警士长王国平

□本报记者廉颖婷

□本报通讯员姜宗平廖健

目标船只刚进入我国海域,海风8级、浪高3米,航速29节,8名荷枪实弹的勇士纵身一跃,不到1分钟制服5名亡命毒贩。此举成为国际海上查缉毒品联合行动的典范,8勇士均荣立二等功。

夜黑风高,海上追击。同样虎胆一跃,抓捕、控船,当场缴获冰毒1.18吨。8个月后,相似的考验再次上演,当场缴获冰毒1.2吨。两度刷新新中国成立以来海上缴获毒品个案数量的纪录。这也是热播剧《破冰行动》中,斩断“塔寨村”海上运毒路线的原型。

外方船只无视警告,高速冲闯任务区。“不惜一切代价!”战斗指令坚决果断。撞击时刻,船身震动、设备报警,但官兵不断大声喊道“顶住它,绝不让它再往前,”他们在振臂高呼中以命相博。事后有人问怕不怕死,他们说“死也值了。”

这就是广东海警44044艇机电班长、一级警士长王国平和他的兵,以及他的艇,驻海、守海、护海26年的缩影。

今年6月初,被授予“缉毒先锋艇”荣誉称号的44044艇停泊在广东汕头,记者在机舱见到了王国平。这位刚从北京人民大会堂载誉归来的“全国自强模范”,脸上有汗、满手油污,谈起他呵护半生的这条艇,谈起他深情守望的那片海,45岁的兵叔叔嘴角上扬,眼里放光。

辨转速测水温误差不到1%

一张80厘米的床位睡了19年,四组柴油发动机照料了19年,不超过10立方米的空间工作了26年。

王国平入伍至今26年,精通几乎所有舰艇维修高级技能,航行20多万海里,相当于绕地球10圈。在他手里,舰艇没有一次因故障耽误任务。

1974年出生,1993年入伍,从入伍前一名发动机厂学徒成长为舰艇修理活字典,王国平累计为部队节约维修经费近300万元。

狭小的密闭空间、密集的电路设备,常年50℃的闷热、120分贝的噪音,这便是44044艇的机舱,全艇的心脏,亦是全艇电力和动力的源泉。王国平则是有着高超技艺的“心脏医生”。

“你选一根管,我可以用手测水温。”王国平把手指搭在了记者随意选的一根冷却管上,两秒之后报了数:“81℃”。记者接过他递来的温度测量仪一测,果然半度不差。

“试试这杯水。”记者找来半杯开水,加入少量常温水。他报的数与测温枪上的数字再次一致。

“以前没这个(测温枪),习惯了用手摸。”王国平一脸平静地说。

“仪器有时也不能信,还要靠自己。”他说,80℃的管路他手放下去能坚持一秒,那说明很正常,如果异常,那就有问题了。

经年累月,超过40℃的温度王国平都能测,用自己的皮肤记忆。不仅如此,他能通过声音辨别机器转速状态,从轰鸣声中分辨出主副机的转速和温度。多年来,误差不到1%。

机舱内虽然有上千种纵横交错的电路、仪器,但这些设备却有着同一个特点:铜发亮、铁发光、木具有包浆,这是常年累月擦拭抚摸的结果。

在这条艇服役的19年里,王国平天天宅在舰艇心脏,心贴着心。

艇上传颂着这样一句话:没有老班,心里没底。老班指的就是王国平。

一次重大反恐演练的前一天,最后一次检查突然发现水炮无法启动,这意味着船艇将退出演练,辛苦了四个月的官兵谁都不愿接受。

面对密密麻麻的控制线路,王国平对照线路图,经过6个小时近千遍检测和尝试,查明了从没出现过的细微故障并成功修复,官兵们集体向他送上敬佩的军礼。

船帮从来不夹敢跳的人

浪大雨急,雷鸣电闪。这样的条件夜航常人避恐不及,却是不法分子期盼的“平安夜”。王国平和他的44044艇常常要这时出航,穿行于暗黑惊涛中,像一匹海上战狼。

2000年至今,王国平和44044艇每年都活跃在巡航、保卫、缉私缉毒的最前沿,几乎没有缺席过广东海警任何一次大项任务。作为艇上最老的兵,王国平的名声连渔民都知道。

“失败,要么成为肉饼,要么被吸到船底,被螺旋桨打成肉酱。”王国平说。

一句“胆子要大,时机要准”看似简单,实际往往是8级以上风浪,两船此起彼伏、来回摇晃,相当于在两船相对时速50公里的剧烈摇晃起伏中,拼一个时间窗口跳船。甚至不法分子还会在船舷边装上锋利的铁刺,堆放杂物、泼油。可要查船抓人,就必须跳。

“船帮从来不夹敢跳的人。”每次,王国平都这样鼓励跳帮的新同志,然后自己带头纵身一跃。穷凶极恶的贩毒分子往往持有武器,带头跳帮还要面临被射杀的危险。

作为一名机电兵,原本可以不参与抓捕行动。然而,除了前述3起跳帮查缉,王国平还参与了21次毒品案件的海上查缉跳帮。“这才是我们海警工作的魅力,我最有经验,就该我带大家上。”王国平对记者说。

“老班!压到底行不行,主机爆了怎么办?”驾驶室里,艇长廖必刚冲着对讲机怒吼。

海上追击持续白热化,44044艇持续长时间航速在30节以上,能否追上、顶上,全艇战士大声呼叫,廖必刚下决心要把油门踩到底。

“压到底!压到底!不会爆机,就算爆了也要追,决不让他前进1米!”王国平手扶舱壁,在剧烈的摇晃和巨大的轰鸣中将廖必刚“吼”了回去。

这次任务周期超长待机,官兵们不断突破生理、心理极限,巡航驱离、高速追击不断突破船艇的设计指标。有了王国平,指挥员对自身装备更有信心,有了王国平,年轻战友们对艰巨漫长的任务更加有底气。

转速在危险区已经持续了很久,“压到底”就是指挥员紧要关头的冲锋命令。都知道王国平深爱着自己养护的44044艇发动机,他清楚这套主机的极限,他更相信,机器会用现实表现回报他十余年来的爱。

从44044舰艇入列开始,19年间,官兵们累计查获走私案值10亿元,毒品近3吨,为海上安全稳定作出突出贡献,被授予“缉毒先锋艇”荣誉称号,先后8次荣立集体三等功,1人荣立个人一等功。王国平个人荣立1次二等功,7次三等功,获得优秀士官人才一等奖等。

要在这战斗到干不动为止

海警历来是走私分子拉拢腐蚀的重点对象。一宗红油案走私分子被审讯时透露,曾经有人想花高价收买王国平。

不跟陌生人说话,不回陌生短信,不穿军装出行,不直接在居住地下车,不陪老婆孩子逛街,这是王国平多年来总结的经验。

海警人,从来报喜不报忧。2012年,一次远航任务,备航时发现舵轴连接杆脱落了。排除故障过程中,配合的战士出现失误,王国平瞬间感觉一阵剧痛,左手中指与无名指第一节被夹断。

手指接上不到一周,王国平就争着要出海执勤。被爱人发现了,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:“把皮给刮了。”

王国平赴京参加全国自强模范表彰大会,在人民大会堂,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

他说:“相比扫雷英雄、一等功臣杜国富和进行6次截肢手术后仍单腿奔跑在强军路上的郑明岗等战友,我掉两根手指算什么?”

作为机电班长,王国平总给自己找活干。学维修、学跳帮、学抓捕、学潜水、学做饭,舰艇上能出的任务,他没落下一项。对舰艇有益的活,他像新兵一样主动,谁有困惑、困难,他总是那么热忱。

“现在的新舰艇装备我也学了不少,难度很大。更新的智能化集成控制设备,更新的制造维护工艺,我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。”王国平说。

应记者要求,他从床底下的木盒里取出自己曾经佩戴过的警衔,列兵、上等兵、三年兵直到一级警士长,9副警衔见证着2次兵役改革、4次体制转型、5次服役期满的去留抉择。

“一级警士长任期还有4年就能退休了,我要申请超期服役,我的44044艇至少还能战斗10年,我要在这里战斗到干不动为止。”王国平甘之如饴地守卫在这里,一同守卫的,还有兵王26年的初心。



Copyright © 上海盛丰玻璃膜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http://www.lantaihm.com

ICP备案号: